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玉京箫:第五十一回:喜欢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玉京箫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泠涯轻笑,她越是孩子气,就越说明没有将一切放在心上。他将一个小瓷罐轻轻放到桌上,嘱咐道:睡前记得把丹药吃了。

    说完,看了一会儿缩在被子中蜷成一个小山包的她,轻轻走出去,带上了门。

    沐昭掀开被子,看着关上的门,忽然感到一阵难言失落。她伸手够过桌上的瓷罐,打开来,闻到一阵清香,令她头脑瞬间清明,两颗白色的丹丸静静躺在里头,竟是流光溢彩闪动,瞧着不是凡品。

    她从未来过泠涯的房间,至多去过他的书房,忍不住四处打量。

    与他本人一样,他的房间简洁至极,墙上挂了一幅画,画着一支墨梅——这枝梅花沐昭见无数次,泠涯送给她的两柄剑上,剑格上都雕刻了一模一样的同一枝梅花。

    沐昭在他的房间缓慢踱步,一颗心像蒙了水雾,辩不分明。

    她缓缓倒在竹塌上,将脸埋进鸦青色的方枕中,听到自己的心脏剧烈跳动着——扑通!扑通!扑通!

    她闻着床榻间属于泠涯的熟悉的香气,忽然清晰地意识到,她像是喜欢上自家师父了?

    情况忽然调了个个儿,之前是泠涯躲着沐昭,如今却变做沐昭躲着泠涯。

    她的神识受了伤,将养了整整一个多月,每日雷打不动地服用仙芝漱魂丹,才算好全。这一个月来,她就住在泠涯的院子里——她的小院被泠涯轰成飞灰,实在无法住人。

    泠涯有意让她休息,没有勒令她读书习剑,只每日来看她几次,送来丹药,敦促她吃下去。

    沐昭自发现她心态的变化之后,便无法再自如地与泠涯交流。她活了两世,从没有正儿八经喜欢过一个人,如今老天爷一来就给她下了剂猛料,居然叫她对自己的师父产生了情愫

    她顿觉茫然无措,一颗心七上八下。

    泠涯望着低头躲避他视线的小徒儿,心口像被细密的小针扎着,一下一下。他以为她并没有介怀之前自己冷落她的事,却忽然发现不是这样。沐昭像是变了一个人,对他异常客气,不再对他撒娇,也不缠着他,每次迫不得已见他,都极力回避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心中失落难言——像是亲手养大一个小孩,他清楚她所有的过往,前世今生那孩子却忽然之间远离了他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问:昭儿,你可还在恼为师?

    沐昭每次见他,一颗心都跳得像要飞出胸腔之外,忍不住想要亲近他,却害怕被发现自己的小心思,只好极力躲避。

    听到泠涯问话,她心中难过,清楚泠涯还只拿她当孩子,她却暗暗生了别的心思。

    一些情愫,没有发现它的时候,它就悄悄躲在心房里;一旦你发现了它,它便迎风暴涨,像困在笼子里的荆棘,找准一切缝隙往外钻,想要按住它,只会扎得自己鲜血淋漓她想,莫非这辈子都要被这份突如其来的喜欢折磨着,无法说出口?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沐昭的眼睛忍不住泛酸。

    她闷声闷气回答:没有啊

    泠涯看她心不在焉,口不对心,竟感到一阵没来由的烦闷。他想说些什么,却半天打不开话匣子,最后张口,只生硬道:是为师的错,不该冷落你。

    沐昭听了他的话,一颗心忽然痛起来。

    她被叶鸾夺舍之时,虽浑浑噩噩,却依稀清楚外界发生的事——她一直咬牙抵抗着叶鸾,没有放弃,就是因为她清楚,泠涯一定会来救她。

    这份信任,是刻在骨血里的。

    她早就不在意泠涯前段时间的异样了,如今一切都翻了篇,她陷入新的烦恼,却无法对他说出口。

    回忆一下子喷薄而出,与泠涯相识以来的画面在她脑海中来回闪现,转啊转啊,最后定格在他带着她救出白柔那一晚,他冷厉的侧影。他沉默不语走在她身侧,暗影之下,却藏着无言的温情与守护。

    沐昭轻叹了一口气,想着:明明是自己生了旁的心思,干嘛要折磨他?

    她把眼泪压回去,看向他,小声道:没有师父我就是身子不舒服。

    说着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泠涯的心陡然一松。他将一颗丹药递给她,看着她吞下,忽而轻声问道:昭儿,你可想出去玩?

    沐昭抬头,不解道:啊?

    泠涯轻轻笑了笑:你不是总吵着要下山游历麽,我带你去,好不好?

    沐昭魂魄不稳,全靠着他舍去的那部分神魂强行镇住,只是到底不是长久之计。世间有奇宝,曰玄魂草,万年得一株,可起死人、肉白骨,有镇魂之效。他必须带她找到这味药,才能彻底解决她魂魄不稳的隐患。

    沐昭眼睛忽而亮起来,像散落了无数星子,她望着师父,问:真的麽?

    《玉京箫》五十部巅峰玄幻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12exam.com/chap/92688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玉京箫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