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玉京箫:第七十一回:竹枝词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玉京箫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泠涯答:好。

    沐昭望了眼天际,深吸一口气,缓缓念道:

    杨柳青青江水平

    闻郎江上踏歌声。

    东边日出西边雨

    道是无晴却有晴。

    念完之后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泠涯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往自己的心脏涌来,一整颗心猛烈地跳动着,蓦地鲜活起来。

    蒙在他眼前的迷障被层层拨开,像是月夜里着风吹散的乌云,露出其后的圆月,将一切照得通透。

    沐昭一颗心清清明明,像冲破了囚笼的鸟儿,跃上万里长空,再没了顾忌。

    她将头埋在他的背里,想着,静静等候便好了。

    讹兽,形若兔,能吐人言,喜欢骗人,言多不真。

    泠涯明知那小兽不过学舌,却还是在听到其口中吐出的话语时,沉了脸色。

    他静默片刻,转头望向桌前的两个童子,见两小儿均吓得不敢讲话,尤其是道可,缩着脖子躲在至乐身后,不时拿眼偷瞄自己。泠涯胸中烧着一团火,炙得他燥郁难安,语气不免冷下来昭儿还未回来?

    至乐恭敬道是,真君。

    泠涯望了道可一眼将《文始真经》抄写一遍,至乐,你督促他。说完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道可大气不敢喘,望着泠涯走远了,这才呼出一口浊气,抹了把脑门上的虚汗。

    雨下了一整天,如今渐渐收势,只零零星星落着雨点,泠涯撑着一把油纸伞,感知着沐昭的方位,寻了过去。

    积攒了一整天的雨水顺着道路两旁的房檐滴落下来,在洇着水迹的青石板上敲出一圈一圈涟漪。他穿着朴素青衫,脚踏布履,头发用木簪简单束起,身上沾染了尘世气息。

    路过他的女子频频回头,心想着,这是哪家的郎君?

    眼前的景象虚虚实实,不甚真实起来。古朴的青石板路、老旧的房舍、沿街叫卖的商贩、嬉笑打闹的孩童泠涯忽然觉得,他像是出门寻找妻子的丈夫,而非揽月峰上隐世修道的剑仙。心无旁骛的前尘,竟像上辈子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与他在空木寺经历过的幻境重叠起来,他像红尘深巷里走出来的凡人男子,甘心融于市井,与心爱之人厮守,而非一个无心无情的剑客。

    泠涯明确感知到了自己心境的改变,只是他说不清,这样的改变是在经历幻境之前,还是在那之后。

    剑修,要断绝情爱,超脱凡尘,将自己变为一把冰冷的剑,方可凝聚剑心,成就大道。

    他忽然发现,自己已做不到。

    离开青山村后,他频频梦到幻境中发生的事,他不清楚,肉身离开幻阵后仍无法完全挣脱其影响,是幻阵太过强大,余威尚在,还是自己不愿从幻象中走出来?

    刚到邙风城那夜,他两次三番任由别人误解自己与沐昭的关系——卖花童子也好、面具小贩也好,别人将他们当作一对,他却不解释,甚至心中暗藏着侥幸与喜悦说到底来,还是心魔已铸,他终究压抑不住自己的情感,对她生了不该有的心思。

    在听到那讹兽的胡言乱语时,他的心神瞬间错乱。一想到今后有一天,或许她会同别的男子互生情愫,厮守终身,一颗心便痛到难以自抑。他明知自己陷入了一份悖德的感情中,为伦常道德所不容,却放纵着自己愈陷愈深

    四周的房舍渐渐稀少,风吹过来,带着雨后泥土潮湿的气味。

    不远处是一片芦苇荡,几只小舟搁浅在一旁,附近几户渔家,袅袅升起炊烟。远处有孩童打闹的声响,鸡鸣狗吠,展开一幅渔舟向晚的俗世画卷。

    泠涯远远便看见沐昭站在一片浅滩旁,不知在玩什么。她用手拎着裙摆,裤腿卷起,露出两截莹白纤细的脚腕,几个孩童蹲在她身旁,似乎在捉蝌蚪。

    天际忽而响起一声轻雷,一个孩童抬起头,喊道又下雨啦!

    另几个孩童咋咋呼呼应声是太阳雨!下太阳雨啦!说着先后跑开,独留沐昭一个人在那儿。

    沐昭抬头望了眼天幕,发现东边出着太阳,西边几朵乌云却未曾散开,竟是一半晴朗,一半落雨。

    此时已是日暮时分,天际泛起绯色和青蓝交叠的晚霞,她听到远处有妇女呼唤孩童回家吃饭的声音,方才与她一同玩耍的稚儿们纷纷家去,四周空寂下来,心下顿觉无趣。

    《玉京箫》五十部巅峰玄幻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12exam.com/chap/92688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玉京箫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